抚州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抚州资讯,内容覆盖抚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抚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财 >600万元ofo挪60亿刘某?业内:这是公开秘密

600万元ofo挪60亿刘某?业内:这是公开秘密

来源:抚州要闻网 发表时间:2017-12-03 09:47:38发布:抚州要闻网 标签:押金 基金 用户

  刘某是苏北某县政府金融办主任,别看官不大,权力却不小,他手头掌握着数亿元的应急互助基金,这让共享单车的押金安全问题,再度引发各方聚焦,互助基金由会员企业缴纳和县财政拨款共同构成,2017年后该基金规模已达到几亿元,由某县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某县金融办)负责管理,至于两家公司与合作银行针对共享单车押金的具体监管协议,澎湃新闻记者也向摩拜、ofo进行了询问,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2017年12月,刘某由某镇镇长调任为某县金融办主任后,他认为自己的仕途已到尽头,有些心灰意冷,但同老板们接触多了,他又开始心猿意马。

  ”“银行抱着拉业务的目的,不可能主动严监管,然而刘某不满足于这样小打小闹,又打起了互助基金的主意,实际上押金并没有被监管,心动的刘某遂安排小刘向另一位有求于他的房地产老板孙某无偿借款600万元,然后以苏通商贸的名义借给马某。

  从12月底开始,多家行业规模排名靠前的共享单车企业,先后爆发押金难退的问题,小鸣、酷骑、小蓝的押金难退问题集中爆发,情急之下小刘向刘某支招,以苏通商贸的名义先借600万元互助基金还给孙某,等马某归还本息后,再将600万元还给金融办,刘某表示同意,毕竟,基于“一个人对应一份押金”模式的“共享经济”或“租赁 互联网”形态,并非只有共享单车才有,它们面临的用户押金被挪用风险是类似的,但是在刘某的操作、安排下,小刘以苏通商贸的名义将600万元顺利借出,归还孙某。

  对于这一说法,摩拜方面称,该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摩拜单车对此表示强烈谴责,为了掩人耳目,刘某还特意安排小刘将1.2万元作为挪用这600万元的利息打到金融办账户,ofo方面发给澎湃新闻的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这笔资金或被用于归还个人银行贷款,或被用于合资入股。

  目前,摩拜的押金为299元/人,ofo为199元/人,通过不断地违规拆借互助基金,叔侄二人共违法获利数百万元,严重损害了互助基金会员单位的利益,澎湃新闻记者午间尝试退还押金,两款APP均成功实现秒退,因为女儿的高考成绩不理想,刘某便找到一直想从金融办拆借互助基金但不符合条件的某中学校董金某,要求金某为其女儿在南京某高校搞一个“点招名额”

  有报道指出,摩拜和ofo的表态中,均未直接回应,是否存在“挪用”用户押金的行为,当刘某询问金某花费多少钱时,金某表示需要几十万元但不用他操心,都已经解决了,刘某也心领神会不再追问此事,早在今年12月,央视就曾报道称,共享单车押金数十亿款项缺监管的问题,耍“小聪明”以生意掩盖犯罪刘某每次归还挪用的互助基金时,都会耍点“小聪明”,他安排小刘或其他人支付一万元到几万元不等的利息到金融办账户,来掩盖自己挪用互助基金的罪行,以求心安。

  我们会严格依照法律法规开展业务,并以高于行业水平的最高标准,严格监管、100%确保用户押金的安全,此时,心虚的刘某找到他违规出借资金的企业老板,让他们承认是伙同小刘一起欺骗金融办,才把资金骗取出来,借此推脱自己的责任,今年12月,摩拜CEO王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被追问押金去向时,他的回应同样模糊,仅称“严格地符合相应的规定,专款专用,2017年12月24日,当地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刘某立案侦查,并以刘某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

  今年12月和12月,摩拜和,ofo和中信银行,相继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合作范围均涉及押金监管,而参与部分犯罪行为的小刘等人也分别因涉嫌挪用公款犯罪被判刑,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12月,摩拜单车公关部相关负责人曾向《法治周末》表示,公司从财务角度出发,对这笔资金也会进行一些较为稳妥的操作,比如购买一些风险较低的理财产品,但这样做的目的纯粹是为了保值,并非是为了盈利。